您現在的位置: 圓通速遞香港 >> 新聞中心 >> 娛樂 >> 電視  >> 正文

國產劇為何總能差到引爆大眾集體關注?

112242.b5m.vip 來源: 齊魯晚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  2019年“影視寒冬”,電視劇市場的關鍵詞是“去庫存”,當年出現不少“沒有最爛,只有更爛的劇”。“去庫存”的風颳到現在,刮出了一部三年前拍攝的“大雷劇”《雷霆戰將》。“古裝限額”的情況下,大量古裝劇苦苦伺機待播,而一部率先播出稱得上“高配”的《鹿鼎記》,卻因誤入浮誇風、搞笑風被羣嘲成“世紀爛劇”。

  一部被下架,一部被評跌出金庸武俠翻拍底線,鋪天蓋地的差評、羣嘲現在依然沒有退潮。經典被蒙上灰塵,創作者失去應有的尊嚴,演員陷入漩渦,不少觀眾對電視劇的熱情也被吞噬。

  不是重塑經典,

  是藉機“克隆”贗品

  《雷霆戰將》《鹿鼎記》兩部劇的共同點是對經典的再闡釋。這些年來,經典翻拍變“翻車”幾近成為趨勢,但業內依然前赴後繼。影視公司為何對經典IP的創作熱度持續高漲?一茬又一茬掄起“毀經典”的大刀到底是在收割什麼?

  《雷霆戰將》又叫《亮劍之雷霆戰將》,該劇對主角王雲山人物性格、作戰風格的塑造,對“團長”與“政委”人物關係的設計,都“克隆”《亮劍》。王雲山在極力模仿李雲龍擅長作戰、有戰鬥意志、性格暴躁等特點。《雷霆戰將》前幾集也照搬“搶物資”“搶繳獲大炮”等劇情,試圖來塑造王雲山這個人物霸氣的一面。但總體上形式有餘,台詞、細節、手法都不足,讓人物失去精神內藴。

  《亮劍》用各種細節慢慢鋪墊出李雲龍的“有我無敵的氣勢”,這種氣勢成為一種精神象徵。《雷霆戰將》中“帥氣沖天”的戰場廝殺戲很足,一眾帥哥們打完仗軍裝依然嶄新、髮型一絲不苟,獨立團軍人從造型到氣場,充斥的是不接地氣的“男性青春荷爾蒙”,虛假、輕浮。既要手握經典,又要讓觀眾有“爽感”刺激,最終灑落的全是“狗血”。

  《雷霆戰將》對《亮劍》複製、克隆的目的,就是十多年之後再吃一波“亮劍”這個經典IP的紅利。2010年之後,《亮劍》《雪豹》《生死線》等經典抗日題材劇的傳統沒有被繼承下來,反而走向“遊戲化戰爭”的歧路,出現了“手撕鬼子”“軍人穿皮夾克、開哈雷摩托”等神劇情,不少劇被批評、停播,比如《抗日奇俠》《箭在弦上》《向着炮火前進》《利箭行動》等。

  但因為這個題材掌控着“遙控器”,電視台需求量大等因素,一直很熱門。影視公司一直在大規模地創作中,也曾在2014年出現過高口碑劇《戰長沙》。到了2018年,相關作品依然佔據近代題材的50%多。市場需求大,不差收視率,還能迅速回收成本,必然受影視公司青睞。作品基數大,雷劇、神劇出現的概率也不小。

  2017年,已在新三板掛牌的中廣影視拿到投資後,花費300多萬元購買了作家都梁《亮劍》獨家IP授權,並迅速打造以《亮劍之雷霆戰將》《亮劍之未來戰士》《亮劍之星空大戰》為首的“亮劍宇宙”,但《雷霆戰將》殺青後,曾多次被主管部門提出修改要求,最後積壓長達三年之久。

  上述公司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,曾談及“亮劍宇宙”的創作思路,腦洞很大。《亮劍之未來戰士》的故事設定可能是奪島大戰,比如説在2028年保衞國家領海主權;《亮劍之星空大戰》則偏重科幻元素,可能就要涉及中華戰士在外太空亮劍,跟邪惡勢力作戰了。這已不是抗戰題材範圍,但消耗的依然是“亮劍精神”。

  資本對賭下

  盲目追求“爆品效應”

  如果説《雷霆戰將》是影視資本“瘋漲期”,影視公司在市場驅使下大刀闊斧買IP的後遺症,那麼評分只有2.7分的《鹿鼎記》,則可能是影視公司對賭“大山”下的又一次急功近利的劍走偏鋒的創作。

  新版《鹿鼎記》有金庸名著打底,編劇申捷的《白鹿原》《雞毛飛上天》都有紮實的精品劇面貌,出品方新麗傳媒有《慶餘年》《如懿傳》等品質作品,這部劇本該沒有成為“最爛金庸劇”的可能,但最終不僅讓金庸迷失望,也讓更多觀眾瘋狂吐槽。從這部劇“認真地”尬演、尬拍可以猜測,劇方沒有“中規中矩”翻拍金庸武俠一定有其迫切的目的,那就是急火攻心下對“爆品”的追逐。

  新麗傳媒被收購時做出了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的淨利分別不低於5億元、7億元和9億元的業績承諾,但至今承諾都未兑現。這期間快馬加鞭上《鹿鼎記》《天龍八部》等金庸武俠項目,可能是其快速且穩定的變現路徑。火急火燎趕項目,那麼極有可能導致創作各個環節失控,質量把關也一再放低底線。

  為什麼是金庸武俠?因為“金庸”兩個字,除了金庸原著、金庸武俠劇經過市場檢驗,風險低、改編難度低之外,還具備炮製爆款的元素。爆款的目的是收穫話題度、流量、熱搜、觀眾流等業內認可全套數據。頭部公司資源、品牌,加上金庸和《鹿鼎記》影響力,再疊加張一山+“人氣明星演技”的粉絲號召力,都能引爆社交媒體,IP效應、明星效應、數據加持、話題爆棚,收割在望。唯獨缺乏“內容為王”,造成盲目。行業喊着“內容為王”,考慮的都是內容之外的東西。

  同樣,“爆品為王”時代,《雷霆戰將》的盲目追求“爆品”的思路也很清晰,那就是抗日題材的“熱血男團化”。該劇剛播出時,包括導演在內都認可該劇的“熱血青春”“男團”等標籤,這些元素都是該劇的創作基調。

  “爆品”思維下,每一個類型的國產劇都精品寥寥,模仿者跟風者眾多。古裝甜劇扎堆、青春懷舊扎堆、瑪麗蘇大女主、華麗高配古裝大IP扎堆,仙俠、武俠、玄幻都扎堆:鞠婧禕在四部古裝劇裏飾演了“一個角色”,趙麗穎、楊冪在一些劇的古裝角色扮相也讓人傻傻分不清,她倆還彼此撞造型。

  青春化、低幼化背後的

  創作失控

  抗戰劇《雷霆戰將》既有偶像劇的“顏值”,也有偶像劇的“套路”。偶像劇中的“霸道總裁”標配有邪魅的笑、戴墨鏡、開豪車、住豪宅,狂拽炸炫飛上天。《雷霆戰將》的王雲山也參照“霸總”人設,打發膠、住歐式別墅、對着後方醫院護士拋媚眼。愛國師長、也就是男二號郭勳魁抽雪茄、喝咖啡、吃西餐。偶像劇中的女主角都是“傻白甜”,《雷霆戰將》中的女護士就妝容精緻、穿緊身長裙、不聽指揮,敵人拿着刺刀近在眼前還可以任性地説話。

  另外,劇中男主角王雲山與女主角韓巖的人物關係模式,參照的是偶像劇中男女主角“不是冤家不聚頭”“歡喜冤家”的套路,不打不相識,彼此不服氣,較真、幼稚。

  偶像劇中男一號、男二號“相愛相殺”,女一號、女二號互不順眼,《雷霆戰將》中也是這個套路。劇中女一號、女二號初見面就撕起來了,互相瞧不起,像小孩子“過家家”。該劇類似傾向“雙男主”,為了刻畫王雲山與川軍將領郭勳魁之間的“相愛相殺”,他們在對抗日軍戰場上“你救我,我救你”,下了戰場“你衝我拔槍,我衝你拔槍”,輪迴了好幾次,中間還穿插王雲山不吃郭勳魁留給他的香腸改吃大葱、一起互邀泡澡等戲份,誤會橋段、羞恥段子都有了。王雲山跟郭勳魁説:“你這麼一整,我都愛上你了。”

  這部劇從上到下都是年輕演員飾演的年輕人,“熱血男團”“撕咬女團”缺一不可,劇情可謂天雷滾滾。偶像劇對《雷霆戰將》的創作思路的影響是很深的,該劇本質上是一部將抗戰作為背景的偶像劇,枉顧歷史、胡編亂造,無視真實,過度娛樂化,給觀眾投餵垃圾。

  新版《鹿鼎記》能拍得人人吐槽,也是追求搞笑風、低幼化的創作思路出了問題。導演馬進在接受《新京報》訪談時稱該劇的風格是歡脱無厘頭,受眾定位是“00後”和“10後”,創作方式是“以基本寫實的場景氛圍、以紅配綠的清代LOGO級配色、以卡通畫風的表演特質,完成這一次雙重解構的探險之旅。這種畫風也可以被理解為新表現主義”。不知何謂“新表現主義”,但該劇確實是有散亂快節奏的劇情,轉場迅速,頻繁的強行笑點,想要拍出歡脱無厘頭的感覺。這個“新表現主義”風格基調不能説是成功的,因為它把演員起碼8分演技拍成了2分,把擁有厚實的江湖氣、人間氣的原著拍成了一個個笑料、段子。如果該劇改名叫《“10後”版鹿鼎記》可能不會被噴得這麼厲害。之前爛劇出來是“80後”“90後”被拉來擋槍口,現在輪到“00後”和“10後”了。

  國產劇為何總能差到引爆大眾集體關注?肯定是創作中的某些衡量標準、達成目標出了問題。這些年,國產劇在“唯流量論”“唯鮮肉論”、全題材皆可青春偶像化的創作思路“毒害”下,已經出現了大量的表面浮華、內裏全是粗渣的“爛劇”。“爛劇”數據高高在上,中規中矩的現實題材好劇毫無水花。“流量明星”代替了劇作品質,狗血劇情、三觀盡毀也能造就數據高塔。“好看”、“爆款”被狹隘地定位為“顏值高”、有“爽感”。

  流量不是萬能的,偶像劇不能通吃,早晚會被反噬。

  反爛劇營銷

  與多渠道評價體系博弈

  《雷霆戰將》這類嚴重違背真實、在創作方向確實出了問題的劇除外,大眾瘋狂吐槽的新版《鹿鼎記》是否真的就是“跌出下限”的“爛劇”,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。

  決定電視劇品相的因素很多,大體包括IP、題材、演技、製作、營銷。在營銷鋪天蓋地,各種指數數據異常複雜,且觀眾觸摸不到真實數據的當下,營銷與差評的“撕扯”現象越來越常見,而口碑與數據倒掛也成為常態。目前,收視率、播放量、豆瓣評分是評價電視劇的比較常用的三大維度,收視率、播放量是在“量”的維度評價一部劇,而豆瓣評分是在“質”的維度評價一部劇。在只要有資本就有可能“刷量”“刷質”的當下,很多評價、數據可能並不真實,不能反映一部劇的全部。

  但通過《雷霆戰將》可以發現,抗戰題材的底線永遠是尊重事實,不能胡編亂造,違背最根本的創作立場,肯定要停播,爛劇無疑。通過《鹿鼎記》可以發現,古裝劇一旦嚴重偏離羣體審美,在觀眾可以多渠道發聲的當下,口碑也很難逆轉。雖然《鹿鼎記》依然每天熱搜不斷,網播指數拔得頭籌,但低口碑永遠是其擺脱不掉的標籤。《鹿鼎記》也在做反爛劇營銷,但口碑逆轉的可能性不大。    (來源: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 記者 師文靜

相關新聞
今年排名第一的國產網劇,最終選擇相信童話還是真相?

懸疑網劇《隱祕的角落》成為近期口碑最好的國產劇,也是歷年來口碑最好的國產懸疑劇之一。單純從製作層面上看,《隱祕的角落》的確體現出了電影質感,無論是美術、攝影、構圖、打光、配樂還是細節,都有不少可以讓人細細咂摸的地方。 《隱祕的角落》改編自紫金陳的懸疑小説《壞小孩》。小説講述的是三個小孩無意間撞見一起殺人事件後,開始敲詐勒索、“買兇殺人”,並...

國產劇《傳聞中的陳芊芊》等受青年人好評 給業界帶來啓示

在網生一代熱衷線上生活的時候,面對面的社交、戀愛反而成了不少青年人的“苦手”科目。於是,國內外熒屏上,教人談戀愛的“練愛劇”近年來頗受歡迎。只是在國產劇領域,這一題材“翻車”率頗高,人物塑造模式化、標籤化,刻意強化單身焦慮等問題時有出現,讓觀眾很難產生共鳴,也...

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

因為這場新冠肺炎疫情,一線醫護人員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凡人英雄。一批醫療劇隨之受到關注,也引發思考——   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   在與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搏鬥的這場戰鬥中,一線醫護人員的身影和事蹟感動了無數人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一批醫療題材的國產劇再度受到關注,也引發了許多人的思考: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   醫療劇...

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

因為這場新冠肺炎疫情,一線醫護人員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凡人英雄。一批醫療劇隨之受到關注,也引發思考——   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   在與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搏鬥的這場戰鬥中,一線醫護人員的身影和事蹟感動了無數人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一批醫療題材的國產劇再度受到關注,也引發了許多人的思考:國產劇如何更好地講述白衣天使的故事?   醫療劇...

“宅”家看電視,二月國產劇集體走高

◆電視劇《完美關係》對準國產影視作品鮮少涉及的公關行業,也引發國產行業劇自我“危機公關”的討論。 (均電視劇海報)   在這個特殊的時刻,高效提供信息與娛樂文化節目的電視熒屏,再度成為百姓的日常生活陪伴。國家廣電總局節目收視統計數據顯示,1月25日至2月9日,全國有線...